北京新聞

新華網北京頻道 > 正文

豐寧千松壩林場:20年增綠百萬畝筑京津綠色屏障

2019-07-22 09:37:20
來源: 河北日報
【字號: 】【打印

????

????????航拍千松壩林場茫茫林海。千松壩林場供圖

千松壩林場雨季造林期間,工人往山上運送樹苗。

千松壩林場雨季造林場景。通訊員梁永生攝

????????炎炎夏日,北京正北180公里,位于豐寧壩上的京北第一高峰——東猴頂山上草木蔥郁,山花爛漫,清風徐徐。汩汩清水,自山頂而下,分別匯入灤河、潮河、黑河,沿蜿蜒河道,流向京津,人們將其稱之為京津“三江源”。

????????很難想象,20年前這里還是“風沙肆虐、河干井枯”的生態貧瘠之地。為了完成“為京津阻沙源、涵水源,為當地增資源、拓財源”的歷史使命,20年來,千松壩林場建設者堅持“忠于使命、艱苦奮斗、求實創新、綠色共享”,克服人員少、資金少、立地條件差、環境惡劣、治理難度大、林牧矛盾突出等一系列困難,累計增綠109萬畝,在京北構筑了一道堅固的生態屏障。

????????人進沙退,壩上造林筑綠色屏障

????????在豐寧小壩子鄉沙坨子村,一排排整齊的油松種滿山坡。村民于喜家的小菜園,黃瓜、茄子、豆角長勢喜人,房前屋后滿眼綠色。

????????綠色,對于村民于喜來說,曾是“奢侈品”。上世紀八九十年代,過度放牧和砍伐,讓綠色消退,黃沙遍野。“黃沙埋了墻,流沙壓塌房,種地不打糧”,曾是當地廣為流傳的順口溜。

????????小壩子鄉的漫漫黃沙,也吹到了北京城,因為小壩子鄉距天安門直線距離僅110公里。1999年9月,為徹底改善京津周邊地區生態環境,原國家計委正式批準在張承兩市再造三個塞罕壩林場。千松壩林場由此而生。

????????楊寶臣、韓林等人是林場第一批建設者。當時,林場還沒掛牌,為了盡快植樹,縣里從各單位抽調13人,組成一支先遣隊,上壩開展秋季造林。

????????首個地塊位于壩頭的二道河子村。十月的壩上,冷氣逼人。為了打好第一仗,建設者們起早上山,摸黑下山,渴了喝涼水,餓了啃饅頭,累了睡窩棚。唯一的機械是拖拉機,山路顛簸,林場工程師徐連豐在車斗里被顛起后,一屁股坐在釘耙上被扎出了血,可簡單治療后,他第二天又上了山。

????????和工作生活條件惡劣相比,讓楊寶臣他們最頭疼的是林牧矛盾。

????????“壩上地薄,養牲畜是村民唯一收入來源。我們當時要打造‘萬只羊村’,但草快被啃光了,牲畜在山上留下一道道光禿禿的‘淚痕’。”63歲的老支書于永河說,曾經滿眼的綠沒了,只留下瞇眼的黃沙。

????????牧場變林地,牲畜斷了糧。反對種樹的村民擠滿了老于家。一邊是保生態,一邊是保生活,老于受著“夾板氣”。

????????為化解矛盾,千松壩林場領導、老于和村民們從白天談到深夜。“再這樣下去,早晚成沙漠。到時候,一只羊都養不活。植樹造林是給子孫后代留活路。”道理說了一籮筐,村民們選擇了理解。

????????像這樣的矛盾沖突,對林場建設者是“家常便飯”。“種樹就要影響村民放牧,施工過程中,我們林場工人被村民趕下山,甚至被打罵的情況都發生過。”韓林說,“建場初期,林場地無一畝,項目區全是村集體、村民或國有牧場的荒山。每年選地塊,都要跑斷腿、磨破嘴,但這是我們的工作,再苦再難,也要堅持搞下去。”

????????心中有信念,步伐才堅定有力。千松壩林場建設者克服人員少、資金少、立地條件差、環境惡劣、治理難度大、林牧矛盾突出等一系列困難,目前累計完成工程建設109萬畝,其中人工造林89萬畝,封山育林20萬畝,占轄區國土面積的18.8%,當地沙塵天氣由1999年的年均15天,減少到現在不足3天。

????????沙退水來,修復華北“綠色水塔”

????????孤石村坐落在林木茂盛、水草豐沛的灤河邊。“20年前,這里風沙肆虐、灤河斷流、水井干枯。百姓要到十幾里外拉水喝。”該村老支書蘭德貴說,干旱缺水讓當地百姓過著“種一坡、收一車、打一笸籮、煮一鍋”的苦日子。

????????東猴頂山是灤河、潮河、黑河的主源頭,以沿壩山峰為分水嶺,分水嶺西北流入灤河系,供往天津地區,分水嶺東南并入潮白河系,匯入北京密云水庫。這里地處京津冀水源涵養功能區的核心區,可謂是京津“三江源”。千松壩林場建設者深知項目區內生態對于京津的重要性。

????????歷史上,豐寧壩上和接壩地區主要以牧業為主,長期過度放牧和生產活動,導致豐寧水土流失面積達4959平方公里,沙化面積2700平方公里,其中重度沙化面積達1129平方公里,分別占全縣總面積的56.5%、30.8%和12.9%。“到上世紀末,灤河源頭、潮河部分支流經常出現季節性斷流,為下游供水時斷時續。”千松壩林場副場長何樹臣說,千松壩林場建場伊始,便設立了灤河源工程區、小壩子、窟窿山等水源涵養工程區,在灤河、潮河源頭地區持續進行生態治理,共完成人工造林28萬畝,封山育林9.7萬畝。

????????打開電子地圖,一塊塊綠色方塊已鋪滿東猴頂周圍的群山。“山上多栽樹,等于修水庫,雨多它能吞,雨少它能吐。每年七八月份,這里林海茫茫,山花爛漫。灤河源頭、潮河部分支流季節性斷流現象一去不復返了,現在是一年四季流水不斷。”何樹臣說,目前,千松壩林場工程區天然徑流量增加131萬立方米,水資源總量增加138萬立方米。

????????千松壩林場采取股份制造林模式,實現了項目區內人均15畝林的目標。經過20年持續不斷的生態建設,工程區形成了完整的生態體系,目前,千松壩林場工程區森林覆蓋率提高了9個百分點,荒漠化、沙化面積減少近150萬畝,空氣質量全年實現一級優,為國家凈增森林面積109萬畝,壩上和接壩地區綜合植被覆蓋率達到57.7%。

????????“隨著生態系統的逐漸恢復,千松壩林場逐漸成了動植物的樂園。”徐連豐說。目前,林區有300多種動物,包括豹、斑羚、狍子、黑琴雞、灰鶴等珍貴稀有保護動物。植物種類共92科848種,主要樹種有云杉、油松、落葉松、樟子松等。主要草本種類有二色補血草、金蓮花、蕨類、百合等。這使筆者不由想起驅車穿行林間時偶遇的一幕,一只野生狐貍忽然從林中竄出,撲向一只野雞,霎時間,一只野雞成了狐貍的腹中物。

????????林多景美,“綠色銀行”增收富民

????????“‘萬只羊村’的目標沒實現,萬畝林的目標卻實現了。”于永河說,20年前苦口婆心的規勸,給二道河子村留下了一座“綠色銀行”。

????????2010年前后,隨著生態環境的持續改善,綠起來、美起來的二道河子村引來了一波波游客。“養只羊,一年下來就掙個二三百元,如今依靠良好的生態,游客來了,加上食宿、騎馬游玩,每天人均消費四五百。對比一下,大伙兒都認識到了良好生態的重要性。”于永河說,從那時起,許多村民開始清空羊圈,建起了農家院。

????????如今,二道河子村203戶村民中,有56戶經營農家院,近百戶村民從事與旅游相關的工作。每年3萬多人次的游客接待量,讓村民人均收入從20年前的500元增加到了5000多元。

????????依靠項目區內的生態資源,項目區內建起星級綜合度假區3處,類似二道河子的旅游專業村10個,農家院102個。

????????良好的生態環境還引來了投資客。一家旅游公司投資1億多元,將林區原有施工路、通村路等打造成“京北第一天路”景區。景區將惠及包括二道河子村在內的8個村、2000多戶、8000口人,村民以道路、林草資源入股,景區門票收入按比例每年分給村集體和村民。

????????2015年,二道河子村、孤石村等6個村,1544戶村民還成了河北省首批碳匯受益者。“千松壩林場碳匯造林一期項目完成交易6.9萬噸,實現交易額254萬元,這筆收入林場一分未留,全部發放給了村民。”千松壩林場大灘分場負責人丁志強說。

????????“林子靠呼吸也能賺錢,綠水青山真是金山銀山啊!”于永河笑著說,分給村里的28萬元,經村民商議,全部投入美麗鄉村建設。2018年,他們邀請千松壩林場在村里又造林6000多畝。

????????誰的地,誰受益。千松壩林場的股份制造林模式,走出了一條林場增綠、林業增質、農民增收、社會增效的新路徑。

????????“在項目實施過程中,我們推行宜林則林、宜草則草,采用林草、林牧、林藥、林苗等多種模式,把改善環境和促進農民增收作為工程建設的最終目的。”何樹臣說,林場針對不同地塊所有制特點,實行股份制造林、分類管護機制,解決了找地難問題,保障了項目的順利實施。同時整溝域、整流域、整村莊、整鄉推進的造林方式,推動了二道河子村、小北溝村、大河東村等森林村莊建設。目前,林場轄區40個貧困村,1.5萬多名貧困人口通過務工、發展旅游項目,增加了收入,加快了脫貧步伐。

????????采訪時,筆者遇見數次拒絕供地造林的留字號村村干部到林場登門拜訪,希望將該村1萬多畝荒山納入項目區。

????????從以前四處找地,到如今上門求合作,千松壩林場建設者堅守的綠色信念,正感染著更多百姓投入到生態文明建設中來。

????????記 者 李建成 陳寶云 通訊員 梁永生

?

聲明:本文不代表本網站觀點,如是轉載內容,新華網北京頻道不對本稿件內容真實性和圖文版權負責。如發現政治性、事實性、技術性差錯和版權方面的問題及不良信息,請及時與我們聯系,并提供稿件的錯誤信息。

分享到:
( 編輯: 陶歡 ) 【字號: 】【打印】【關閉
01007006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4781780
11选5开奖直播